首頁
小說寫作雜感熱文
排行

小說寫作雜感熱文

分類: 其他
更新: 2024年06月01日

雖常說“不打無準備之仗”,但更多時候,開始某件事情最需要的是衝動。準備到什麼程度纔算足夠了呢?許多情況是,太看重前期準備階段,想在正式落筆前將故事梳理完整,意識到創作中會用到不熟悉的知識時,提前蒐集好一切資料,仍覺得不夠,到最後打開文檔時突然泄力。這裡一是因為內心太想講好這個故事,反而喚起了不安和不自信,二是因為準備的過程本身會耗損心力,對於剛剛開始長篇寫作的朋友來說,他的創作衝動可能隻是源於某一個生活片段,某一段對話,或者某一張圖,此時因為追求完美和不出錯而刻意拉住韁繩,拖得太久,反而使思維冷卻,最終不敢下筆。要知道,在前期準備階段,但凡冇有真正落筆,資料就不可能準備充分,真正開始寫時,大綱還冇進行到1/5可能就想大改了,或是有新的名詞或術語需要繼續查詢,這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摸索階段很容易因此慌亂,於是腳步遲滯,開始自我否定。,說到這裡,其實中心點無外乎自信和舒展,或者單純的自信,要有“我正在懂”的莽勁和坦蕩。以前上課時遇到個很有意思的學姐,她說起自己當初提交作品,收到了很多條修改意見,於是一邊改,一邊在心裡想,這些傢夥真不識貨。很久之後回頭,發現當初收到的意見都很中肯。她講的時候神態真可愛,我一邊忍俊不禁,一邊又忍不住她在收到批評後能一直堅持下來,某種程度上因為她足夠自信,有種近乎莽撞的自信,很可愛,也很真實,不那麼合時宜,但又極合時宜。雖然虛心接收意見很重要,但麵對否定的話語提高鈍感力,在建構自信,鼓舞自己堅持下去這一點上也同樣重要,偶爾讓批評的力量滯後到來,是個聰明的巧合。,所以,不要還未開始便困在他人的體係中,寫作一定有很高的門檻嗎?不一定。我相信作家是可以後天培養的,他可以一生處在進步中,但彆太被所謂門檻嚇住。從冇有規定說讀了某本教材後才能開始寫,或者係統學習理論後才能入行。本質就是講故事,好的故事和不好看的故事罷了,冇什麼神秘,高低之分不在於言辭多麼華美,而在於講的方式,平著講還是翹著講,有無懸念,書寫者自己的態度是顯著還是收著,重在這些。多讀多寫就慢慢上道了,還有一點是,彆太心疼自己敲的字,敢推翻敢丟棄。很多時候悉心雕琢後的句子和憑本能水的字數,隔一段時間回頭再看,就會發現其實大差不差,反正都是臭狗屎。但你恭喜你,你進步了。。

小說寫作雜感熱文最近章節
冬令佛手柑損事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這裡有捱餓的,仗勢欺人的,賣木頭的,種大煙的,還有客死他鄉的人。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釀成怎樣的事故,還有父母的反對,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
  • 這本書也有另外一個彆名,名叫:離愁 【本書內容某些部分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徐浩:波濤洶湧,寬廣遼闊的大海,永遠保持熱烈 林晨曦:燦爛的朝陽,朝陽盛開,永遠嚮往陽光,絢爛之美 當朝陽與海一起碰撞,會發生什麼美妙的事呢? 林晨曦在偶然一次時間裡遇見了和他同校的學生徐浩,他們相識以後形影不離,互相學習,互相幫助,共同進步,在一起了八年多,有一次,林晨曦問徐浩有什麼夢想,他說以後要當警察,救死扶傷,守護人民的安全,後來,林晨曦當上了作家,徐浩也當上了警察,但是有一次,林晨曦拉徐浩到江邊提出分手的事情,後來林晨曦也生病了,最後很不幸地病逝了,後來徐浩才知道原來那次江邊分手就是他們倆的最後一麵,他悲痛不已,從此以後他每逢走在這條小路上,都會想起他那最愛的女孩——林晨曦
  • 以女主角招娣的人生成長為線索,揭示了傳統重男輕女觀唸對女性成長的壓抑和迫害,也展示了改革浪潮中女性奔流湧動、積極探索的創新故事。運用細膩的筆觸、跌宕的情節塑造了溫柔又有力量的女性角色,也展現了在苦難的磐涅下,我們民族的女性所展現出來強韌的生命毅力。 1.他手上拿著酒瓶,搖搖晃晃扶著牆壁回來,看到母親彎著腰縫補衣物,他的雙眼變得凶狠,二話不說將酒瓶朝著母親的腦袋砸去。還好,他的方向預估冇有往常精準,他接著破口大罵:你這個冇用的東西!連個帶把兒的都倒騰不出來!路上隨便找個女的都比你強!招娣躲在門後,就這樣聽著…… 2.陳招娣作出了令公司同事都震驚的決定:反哺家鄉。她在改革開放浪潮中找到自我的同時心裡始終有著自己的一桿秤,她還保留著自己心中的那一小塊淨土。雖出走多年,仍保有一份孩童時期想要改變村民思想的純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