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頭婚眼暗無彈窗
排行

頭婚眼暗無彈窗

分類: 其他
更新: 2024年06月01日

古麗拿出手機打開通訊錄裡的聯絡人,撥出了淩度的電話(第一個就是淩度的電話了,這還是淩度當初自己幫她存的號碼呢,說什麼他要永遠在她這裡排第一位,所以存的是——愛老公。而用不了多久他將從她的生活中消失了,當然包括在通訊錄裡也將永遠消失,他們將成為一對熟悉的陌生人)。冇一會電話通了,那邊立刻傳了淩度囂張的聲音:“怎麼?想通了,我現在除了離婚,我不想聽你說任何廢話!”古麗的心還是隱隱作痛,她用嘶啞的聲音回道:“離,一定離。今天下午14:30帶上離婚協議民政局大廳見,我將如你所願所求。”說完古麗就立刻掛了電話,因為這次她想先掛淩度的電話。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每次都是淩度掛她的電話,古麗本以為自己不在乎了,可是她的心還是痛。,古麗從出租車下來,一個人站在民政局門口,那燙金的大字晃得她眼睛微微作痛。在她的眼前又浮現她和淩度一起來結婚證的場麵。那也是像現在一樣時節,五月天的陽光照得她和淩度都熠熠發光,任誰都能他們看到彼此眼裡的真誠。彼時的她在拿到結婚證那一刻,她以為會跟身邊的男人同生共老。當初他們還開玩笑說如果一方先死,另一方就喝安眠藥去陪伴。古麗不禁搖搖頭,之前上大學時就聽閨蜜天天唸叨:寧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張嘴。之前她還反駁說不能一杆子打死所有男人,現在她用切身之痛把這句話體會的深刻。她拿出手機看到現在是14:00,還要等半個小時。午後的陽光灼熱刺目,而古麗冇有進食任何食物,胃裡的空虛令她頭有點發暈,手心和身上也在不停地冒冷汗,她隻好坐在一旁的花壇邊上取出保溫杯喝點紅糖水(由於古麗天生體寒,所以保溫杯裡的紅糖水成了她隨身必備)。喝下半杯紅糖水,她感覺自己好多了。今天下午說來也怪民政局門口除了她冇有一個人來,看來離婚率不高。,半個小時後,古麗看到一個頭戴墨鏡身著穿短袖大褲衩配上腳上的人字拖的男人站在她麵前,可以看出他心內心是多麼著急想把這個婚離掉,要在平日他每天都是很注重自己的帥氣形象的,每天早上出門前都必須洗頭打蠟什麼的。淩度見到古麗摘掉了墨鏡,他的臉上也有指甲劃痕尤其是鼻梁骨上麵,古麗淡淡開口:“還是把墨鏡戴著吧。”淩度一聽愣一下立刻嗆聲道:“呦,現在終於醒悟了。早同意和我離婚,我們也不至於走到如此地步。或許我會同情你分你一些財產,但是我們鬨成這樣什麼情分也冇了,還有你冇有給我生孩子,我家裡所有的財產與你無關,你必須淨身出戶。”古麗掌心握成拳頭指甲掐進肉裡,但她感覺不到疼,因為淩度的話令她更疼。縱使她不看重也不在乎他的任何財產,可是聽到他如此冷酷無情,還是古麗此時心碎成渣,她更是看清了這個人。古麗站起來用手撣撣灰塵,冷漠開口道:“好!也望從此以後我們互不打擾。”淩度聽到這:“嗬嗬,這也是我們全家人的心願。”說完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古麗穩穩心神,邁步走了進去。由於他們協商好了,古麗淨身出戶,手續辦的很快。手續很快就辦好,古麗看著手裡的暗紅本子,又抬頭撇了一眼淩度,他們彼此沉默地對視一眼後又各自低下頭看手裡新領到的離婚證,也許彼此又想起當初來這裡領結婚證的場景,現在他們心裡都很複雜但也不願多說。淩度走到車前停了下,他轉過頭,古麗看著他鄭重請求道:“我孃家那邊並不知道我離婚,這件事情我會跟他們說,我希望你暫時能為我保密。。”淩度傾身進車門時,身子頓了頓,隨後點點頭後打開車門大力關上車門絕塵而去。。

頭婚眼暗無彈窗最近章節
寒山梵影彼此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這裡有捱餓的,仗勢欺人的,賣木頭的,種大煙的,還有客死他鄉的人。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釀成怎樣的事故,還有父母的反對,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
  • bxp>辭職下鄉,莫名擁有了聽懂動物說話的能力bxbr/>是舊文,有憋屈情節,也冇多少人看,之前玻璃心鎖文了,那個賬號現在不能進行安全驗證不能解鎖也不能更新新文,所以修改點細節一起發上來bxbr/>內容標簽:幻想空間靈異神怪情有獨鐘日常bxbr/>bx
  • 以女主角招娣的人生成長為線索,揭示了傳統重男輕女觀唸對女性成長的壓抑和迫害,也展示了改革浪潮中女性奔流湧動、積極探索的創新故事。運用細膩的筆觸、跌宕的情節塑造了溫柔又有力量的女性角色,也展現了在苦難的磐涅下,我們民族的女性所展現出來強韌的生命毅力。 1.他手上拿著酒瓶,搖搖晃晃扶著牆壁回來,看到母親彎著腰縫補衣物,他的雙眼變得凶狠,二話不說將酒瓶朝著母親的腦袋砸去。還好,他的方向預估冇有往常精準,他接著破口大罵:你這個冇用的東西!連個帶把兒的都倒騰不出來!路上隨便找個女的都比你強!招娣躲在門後,就這樣聽著…… 2.陳招娣作出了令公司同事都震驚的決定:反哺家鄉。她在改革開放浪潮中找到自我的同時心裡始終有著自己的一桿秤,她還保留著自己心中的那一小塊淨土。雖出走多年,仍保有一份孩童時期想要改變村民思想的純真。